茶碗

“大丈夫、きっと戻ってくる” 私もそんなこと言えるのだね

夕溜まりのしおりanimate特典第三问

——渣翻请注意!!!

——【】里是猜的

——是来信的最后一问。




最后一个问题“初次见面,我叫さら。”


さら桑。


“直接说正题,我决定高中毕业之后就业,但还是没法放弃从小就很想做的,去上烹饪系的专门职业(学校?)的梦想。我有时会想,放弃梦想真的好吗?就这样留下遗憾去找工作真的好吗?”


这个问题,我在3月27日读没问题吗,是明年毕业吗?


“最后,一直从以そらるさん为契机喜欢上的,嗯?歌ってみたvocaliod曲那里受到鼓舞。(各种咬,笑)十分期待你的二专(笑)原来(笑)我不擅长读文章啊,我都不知道(笑


说的也是呢,我也是,从小时候开始就想着,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啊。高中的时候,玩着组了乐队,练吉他,唱歌。去卡拉OK,翘课,虽然是感觉很不像样的学生时代,嘛,然后选择了去有游戏专业的大学,因为喜欢游戏,我想大家都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很喜欢游戏(打机)想着想做游戏啊。然后,虽然去了能做游戏的大学,在那里也组了乐队。接触到唱见,接触到网络的音乐文化。然后知道了,“啊,原来音乐是可以一个人做的啊?”也知道了mix之类的,自己试着做过之后,“啊,虽然做游戏很开心但是果然想做音乐啊。”音乐,不是唱的那方,是工程师之类的那方。想着在幕后就好,想做音乐相关的事啊。离开了大学,然后一个人来到东京(上京),重新进入了东京的音乐学校。


说实话,第一年是“我在干嘛。”的感觉。嗯,为什么我做了这样的事情呢(笑)要是好好读完大学就好了,这种,音乐类的工作也十分困难,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


从结果来说,因为唱见之类的让大家知道了我,然后从哪里接到工作,好好地做着,虽然从结果上说是好的。但是决定去做喜欢的事情,决定了然后去做的时候,很。。。开心的工作就是说(花费很高?),就算做成了条件也很严厉,那样的就是实际情况了吧。


只是,想着,“就算是那样,能做音乐真幸福啊,”的时候很多。所以,嗯——是呢。这是被年龄比我大的男性说过的,被已经快40岁的男性说了“安定什么时候都能做到,安稳的工作什么时候都能做,所以,现在做音乐也可以不是吗?”在去跟他商量做音乐的工作真的可以吗的时候,被这么说了。


听了他这么说想着“也是啊。”安定什么时候都能做到,这句话挺大程度地支撑着我。


所以,是呢,说实话,那个,料理也,做给家人吃,做给朋友吃,做给喜欢的人吃,也有那样享受料理乐趣的方式。音乐也是,在卡拉OK长,路上live,开自己的live,在网上投稿自己的音源,也有这些享受音乐的方式。要不要把那样东西作为工作要看本人想用哪种方式,然后,有了安定的工作再去以兴趣的形式做料理,去做音乐,这也不是妥协,真的只是一种方式。我觉得那个人觉得那样最好就是最好的了。


不过,真的还留有热情,无论怎样辛苦都想继续做料理,想做厨师的话,我想我会选择这边。但是,真的,就算说想靠音乐吃饭!【也不是说想要成为大家的目标】,(也有想像我这样做的人)。就算说想唱歌,也分是想开live,路上live就好了,还是一个人唱着就可以了,我想方式会根据自己想做什么而改变。所以,想清楚自己是想怎么样对待料理的,之后也果然还是有着想做那份工作的热情的话,那试着去努力不是挺好的吗。


这样的感觉,以上是提问环节。





这个人说话会突然加速orz

然后这个特典就这么被我摧残(x)完了。(明明当初想着没办法弄全部

有问题的地方请告诉我w(请重翻(x


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