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

“大丈夫、きっと戻ってくる” 私もそんなこと言えるのだね

16年4月3日 mafu月生放部分

——只是部分(然而折腾好久

——ETA的成员不清楚所以名字有可能打错(莫打

——专注渣翻30年注意w






天月:那那个,因为我去了一趟京都,所以有礼物~


m:从印度回来的天月桑。


天月:我成为石油王回来啦~来,这个,八桥。


m:啊!这个,啊,哎?!这个是手信?


天月:手信。


m:哎?真的吗?!


天月:真的!


m:你是知道要生放才。。。


天月: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m:(笑)谢谢,我很高兴。


天月:你内心已经(自暴自弃?)了吧。


m:谢谢,真的,从朋友那里收到手信什么的,


天月:这种事还是有的吧(笑


m:谢谢,超高兴的,谢谢。这不是八桥吗,我最喜欢这个了。


天月:啊,太好了。


m:怎么说呢,


天月:你像八桥一样。


m:真的吗?


天月:嗯。


m:可爱。


天月:软乎乎。


m:可爱,今后想被说像八桥一样。。。没事了。。。


(笑)


m:那个啊


天月:嗯嗯嗯。


m:刚才不是约好推生完了之后一起吃饭吗?


天月:约好了,约好了。


m:然后你发推说,现在在电车里吃着八桥和泡芙。我就想,啊咧,不去吃饭了吗。。。


天月:不对啊!因为,等等,等等,冷静地想的话啊(m:嗯。)那不是饭吧。是甜点啊,甜点。


m:你吃了几个?


天月:泡芙。。。怎么想都是一个啊(笑


m:呀,那个啊,推生结束之后“那么,辛苦了,我回去啦。”这样


天月:我到现在为止有干过这种事吗(笑




m:干净,我家很干净。


天月:不,今天吓了我一跳,你不是叫我来你家吗?平时说“那去mafu君家?”你肯定会回“今天很糟,今天真的很糟。”然后突然说生放吧,我就想是不是今天打扫了,然后想跟我说“怎么样w很干净吧?”接着居然说“对不起,我现在正准备打扫。”不是说好九点吗?!


(笑)


m:不是不干净,是很多东西,你看,不是有皮卡丘吗,玩偶,(还有两不明物体x)还有吉他贝斯不是吗?我家东西很多,我的房间。没办法,还有因为最近没有朋友来,没有人来收拾。所以今天谢谢你来(笑)请多多指教。


天月:你家女仆桑今天休息吗?


m:是啊麻,啊麻。


天月:啊麻。


m:月桑。


天月:啊麻月桑。


m:啊麻月桑。


天月:啊麻月桑。


m:拜托你了,真的对不起。。。


天月:(笑




天月:对了,最近,因为mafu君叫我看所以我看了点兔第一集。


m:为什么只看了一集?哎?你这之前都干嘛了?从你说看开始已经两天了。


天月:不不不,因为我去开live了。大阪和京都。


m:回程的时候不是吃了泡芙睡了觉吗。有看的时间就别睡,别睡!关掉推生去看吧,现在关掉推生吧,“哔”地,然后去看点兔。


天月:笑)快停下!快来让这人停下!


m:看了第一集感觉怎么样?


天月:嘛,很可爱,女孩子们很可爱呢?


m:欢迎光临怎么样?你记得吗?!让我测试一下看看你记不记得。首先,心爱酱在找rabbit house。


天月:那个,心爱是那个茶色头发的女孩子吧?


m:像橙色。


天月:橙色。


m:没错,像天使一样。


天月:像天使一样,好的。


m:我推心爱酱。


天月:はいはいはい。


m:然后去rabbit house,去找(寄宿的家?)


天月:有兔子的。


m:没错!


天月:想着能见到兔子。


m:喔!真的在看啊?


天月:在看在看在看。


m:没小抄?


天月:没有没有。


m:然后智乃酱出来。


天月:智乃就是,水色头发的,长发,在头上有。。。棉花糖一样的。


m:嗯?那只棉花糖的名字是?


天月:那只棉花糖的名字是danti桑。。。这房间真热。


m:笑)是提比。叫提比。


天月:口袋妖怪?不是。


m:不是口袋怪兽,提比。


天月:提比。


(两人:提比xN)


(mafu君剧情进展中~)


m:心爱不是点了三杯咖啡吗?然后喝了。


天月:喝了。


m:喝了什么?


天月:虽然我对咖啡完全不熟,哎,那个,mountain那种和(笑


m: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承认你的努力。(笑


(月子详细解释了三种)


m:为什么你知道?你原本就在看吧。


天月:没在看!


m:原本就在狂看吧,你其实喜欢点兔吧。我知道了,你在傲娇。


天月:笑)没有傲娇。


m:有很多傲娇啊,soraru桑然后天月君不是吗?接着urata桑。被称为傲娇。


天月:三大傲娇(笑


m:三大傲娇(笑


天月:唱见界三大傲娇(笑



(天使5月7号要去点兔的活动。)



m:第二季出来的新角色的名字是?


天月:织田信长。


m:差一点啊。


天月:差一点啊?


m:可惜啊,基本对的。


天月:基本对?


m:基本对,可是。。。


天月:丰臣秀吉。


m:织田信长,错了六个音。


(笑)


天月:叫什么?


m:叫摩卡。心爱的姐姐。


天月:织田信长换成两个字就是了。


m:把织换成mo(笑


天月:田换成ka,不就是摩卡吗。


m:脸也。。。嗯,说不定意外地像。


天月:有头发。


m:有鼻子。


天月:也有两只眼睛。不是完美吗?完美啊完美。


(笑)




天月:今天,我只是没回line,你就会狂“咻咻咻咻咻咻”。


m:(笑


天月:然后我就吓醒了,像出了事故。


m:平时即读的你不是会回吗,很快就会回。


天月:我是看了就回的类型。


m:刚才是,即读了,可是几分钟都没回复,5分钟左右。你不是坐新干线吗?


天月:嗯。


m:我想你是不是出事了。然后我就“嘎咋嘎咋”搜事故,现在,新闻。啊咧?没有出事的新干线,为什么不回复?然后问“没事吧?没出意外吧?”然后你就“对不起,睡着了。”


天月:睡着了(笑




(说到一群人不回信息)


m:坂田糖是,在约好的时间“啊咧,坂田糖没回复呢。”,“咔擦咔擦”,然后看到坂田糖开始生放了。


天月:哈哈哈。


m:嗯?喂!喂!喂!你在干嘛?!不是说接下来有事情说吗?!


天月:(笑)约好的时候,问坂田糖到哪里了?那里还是有反应的。然后,到哪里哪里了。那来哪里哪里吧,然后过几分钟,到哪里了吗?line说,到了。然后想着很近打电话吧,打电话过去,没人接。你在看什么?!即读之后瞬间哦。


m:原来如此。



m:那孩子不是真的人很好吗?the 好人,真的心灵干净。


天月:supper start。


m:supper start,真的,看着他会感觉看着一块纯白的画布。他,他的特征是,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唱歌。


(笑)



(然后mafu月urasaka,在坂田来东京的时候一起去玩。等urata桑的时候去了卡拉OK,然后商量接着去哪。

之前说过温泉,所以三个人商量去哪里的温泉。接着坂田在隔壁一直在唱歌。

晚上十点,工作完累趴的工薪人员下班去到(地铁站?)遇到旁边有个男人一直在唱歌。)




天月:昨天ETA,然后和ろっこる君,らいる君说起血型的问题。


m:嗯。


天月:然后我前面是ろっこる君,旁边是luz君。


m:说luz君?接下来要说luz君的事?等等,不要突然说起luz君的事。说起luz君得竖起耳朵认真听,不然会出现疑惑的事情,事情会突然飞起来。


天月:虽然是常有的事情。luz君在我旁边。


m:好的。


天月:一起在聊。


m:聊血型。


天月:在我视野的旁边。


m:好的。


天月:然后天月君什么血型?ろっこる君什么血型?说着这种血型是这样这样的呢。


m:嗯。


天月:luz君也在途中参与进来了。那个,luz君好像是b型?


m:是b型。


天月:说着b型和o型很合,ろっこる君是o型。


m:嗯。


天月:然后ろっこる君说着,呀,天月君是A型啊。然后旁边的luz君突然问“哎?天月君是什么血型?”


m:嗯。


天月:嗯?刚刚,0.5秒前说了我是A型,但是我说了え(半个A)之后,luz君“啊,我知道了,我来猜猜看。”


(笑)


天月:我来猜猜看。


m:他啊。请温柔地对待他。


天月:超——可爱,luz君。




天月:这附近(唱见?)的人都缺了点什么。


m:(笑)说话说一半突然飞走了之类。


天月:有趣。


m:常有的事呢。


天月:我想正因为这样才能唱出有魅力的歌。


m:嘛,说的也是呢,奇怪的人很多。正常人很少。


天月:我很正常。


m:哈?


天月:哎?


m:哎?


天月:哎??


(笑)


m:嘛,确实,有貌似正常的地方。但是正常人他在某某live,某某live。


天月:嗯。


m:某某live。能去某某live之后,“啊,真的太好了。啊——真的超高兴!”,说着“真的很感动!!”正常人不会这样说。反而很厉害。


天月:可是点兔呢?


m:哎?我没觉得自己正常。


天月:原来如此。不过真的,感动了。


m:等等,现在要说love live吗?


天月:说5秒。


m:好的。


天月:昨天不是自己的live吗?开完live,觉得真的live好高兴啊,很幸福啊。


m:好的,5秒过了。(笑)你继续。


天月:再来15秒。(笑


m:好,可以哦。love live的魅力。


天月:与其说是love live的魅力,连自己都觉得恶心是,那个,很普通地感动了,现场的时候也,因为是最后的,所以“要结束了。”这样。你为什么笑眯眯的?


m:笑)什么什么w你继续www


天月:我比较容易哭嘛,看电影也是马上就会哭,所以live中也很普通地感动了。所以虽然没有什么结束了的实感。然后我第二天去大阪live,回到旅馆不是会有结束了的感觉吗?


m:确实。


天月:那个时候,不知道时不时因为也有自己的live结束了的因数,啊,结束了啊?在大阪的旅馆里变得很伤心,然后一个人哭了一会(笑


m:神啊——嘛。动画的最后一话或者喜欢的做音乐的人们解散的话,很普通地会哭呢。


天月:会哭。


m:会哭,当场哭我懂。但是在自己的live结束之后一个人在旅馆抽抽搭搭地哭就。。。mafumafu看来。。。


天月:因为不会有新的作品了,不会要死要死的吗?


m:会死的。我懂,啊,我懂。


天月:你懂!太好了!太好了!(拍手


m:这人生继续活下去几年,那些登场角色不再会笑了,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想到不会再看到新的样子了就,悲伤得不能自已。


天月:所以啊,喜欢的作品会想它漂亮地结束,但是也想它无限继续呢。


m:我懂。




天月:srr桑实况。


m:嗯?


天月:他有感觉实况就是生存的意义的地方。游戏家。


m:对,游戏家。srr桑不打游戏就不是srr桑了。


天月:对,这个有。



m:我和srr桑说不说都,对话都不有趣,所以说不说客人们都是“呆——”的表情。


天月:笑)那个啊,我被soramafu叫去当guest的时候


m:要说soramafu的事情吗?


天月:嘛,是现在所以才能说。(笑


m:嗯。


天月:其实那次radio重录了一次。


(笑笑笑)


天月:要说原因的话,因为一方在讲的时候另一个完全不说话。我就处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的状态。


m:对不起,我普通地闭上了嘴认真的听着。“嗯——进入不了对话啊,嗯——怎么插话才好,嗯——”呆,这样。


天月:笑)


m:最后流口水了。


天月:现在才能说,也有过这样的事情。


m:对不起,对不起。


天月:不过很开心,又有什么的话请务必叫我。




m:我自己也在想来听我生放的人到底是觉得哪里有趣才来听的。


天月:那不应该就是因为喜欢mafu君吗?


m:我也会想为什么自己不擅长说话到这个地步。


天月:不,完全。


m:不可原谅。


天月:因为我会跟你聊天所以会这么想,mafu君是明明能说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这样,这样,积攒起来了。


m:是,是那种类型?其实是有潜力的类型?


天月:因为和我聊的line确实很有趣嘛。


m:我懂。(笑)我们的line真的很有趣。真的有趣,我们的line好好做成动画的话会越来越长,因为超有趣的。总觉得是长期“万岁”状的两个人这样。


天月:对。会说个不停,说着无聊的事情。


m:在深夜3点。


天月:确实是有潜力的。


m:谢谢。


天月:大家请引出他的潜力。


m:请大家引出来,我就不加油了,大家来(笑


天月:笑)




m:然后不知道srr桑,不,不是srr桑,不知道mafumafu和天月君的人,请籍此follow我们的推特吧。


天月:笑)




m:你推特照片的质量很高。


天月:真的吗?


m:跟那个,比自己上传的照片真的。。。太那个了。。。就想着要不要也买个相机。


天月:买啊买啊!


m:买了个很好的吗?


天月:我买了个好相机哦。要说原因的话,我不是有上传30秒视频吗?我的前辈那样的,那个,有个叫kain君的男孩子。那孩子也是本来就喜欢相机,也知道怎么做动画。


m:吼吼。


天月:买一样的的话,他就能教我很多。果然相机,现在自己在用也是这样,“这时候有这个的话(就好了)”,这种时候很多。比起买便宜的,然后,比起如果这里能拍成这样就好了,倒不如一开始就买个好相机然后拍出好照片,这样更开心。


m:能拍出想要的东西那样。想去买。


天月:可以啊,一起去吧。买一样的吧。


m:今天可以去吗?


天月:今天(笑)电器铺都关门了吧(笑



天月:我本来就超喜欢拍照,时不时就用iPhone拍照发推,果然拍照很有趣。


m:动画也能拍吗?


天月:我的30秒视频全部都是用自己的相机拍的。


m:哎——好厉害。那拍动画吧。


天月:可以啊,可以啊。


m:一起拍吧。


天月:拍什么?


m:大家好,今天来试吃M记的新产品了~


天月:试吃M记的新产品?


m:试吃M记的新产品。


天月:试七M记的¥%#产*#¥%(塞一嘴的拟声


m:啊,可能不行,可能不行(笑




m:想去游乐园呐。


天月:去吧。


m:富士急怎么样?


天月:绝叫系不怕吗?


m:我完全没问题。


天月:哦,原来这样啊。


m:倒不如说最喜欢绝叫了。


天月:啊——~


m:不擅长去鬼屋。


天月:啊——~那去富士急好像很好,我一般般,普通。


m:一般害怕吗?


天月:不,能行能行。


m:没关系,不要勉强比较好。


天月:不。说实话小学的时候哭着死都不去,和父母去迪士尼的时候。



天月:但是升上初中的时候和朋友去了,虽然很不擅长绝叫系,但是和喜欢绝叫系的朋友去了游乐园。


m:和朋友去了。


天月:嗯,和男性朋友去了。真的,吓人的就两个人去了,两个男的。


m:啊,两个男的去了?那真是悲伤,你继续。


天月:你刚刚说悲伤了吗?


m:我刚刚在用悲哀的眼神看着你。


天月:(笑



(不知道坐了哪个10次,快死快死之后。

月子:跨过这苦难之后我变得能坐了(过山车之类的))


天月:已经没问题了,没关系。


m:不是,你的没关系是,勉强自己配合别人那种。别人说,啊,想去坐过山车啊。你会,可以啊,去吧去吧。你会这样勉强自己吧?(月子:笑)我说想吃辣的,想去吃なかもと。你会,啊,我喜欢なかもと。然后去了叫了之后完全不吃。“啊,今天很热吃不了啊,吃不了啊,mafu君能帮我吃吗?”然后我就“可以可以。”


(笑)




m:好厉害,一个劲在说,谢谢!真的。你是远方的神明。


天月:不不不。


m:感谢。


天月:笑)


m:我一个人五分钟都撑不过,“今天没有什么事情,那么辛苦大家了。”


天月:不过我想说这么久话的mafu君很少见。


m:久违地说很多话了。




(最后和天月君去吃汉堡肉(?)然后说不能摄入盐分那次,天使表示商量去哪吃的时候是第一人格,进去之后是第二人格。)


m:进店之后,哎?我为什么在这里。






三角形的那种八桥看起来确实软乎乎的w可是水馒头也很可爱~(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太可爱了——(小花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