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

“大丈夫、きっと戻ってくる” 私もそんなこと言えるのだね

[そらまふ]心拍数

——生日快乐! @西子若心 

——ooc,勿代三






——咚咚咚,我知道,这是属于你的心跳。




凌晨三点多,そらる抱着まふまふ躺在被窝里,怀里的人已经睡熟了,温热的呼吸规律地打在颈间。明明几分钟之前还嚷嚷着不困死活不肯离开电脑,结果一沾上枕头边就睡着了。


“要学会时不时偷个懒啊。”


两个人开始同居第六天,そらる第五次强行使用“武力”把まふまふ从工作中扯去休息。


籍着从窗帘缝隙透进的月光,そらる打量着睡着的人。刘海随着侧躺的动作滑落,盖住了一边眼睛,眼睫顺着呼吸的节奏轻颤着,淡淡的黑眼圈已经出现好几天,时不时抿一下唇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


そらる伸手轻轻摩挲着まふ的脸颊,然后亲吻他的额头。


像这样そらる让まふまふ早点休息,把他拖上床后まふ睡着そらる却越来越精神的情况几乎天天都有。そらる总是乐此不疲地在まふまふ睡着后仔细端详他的脸,掐掐他软软的脸颊,指尖轻抚过耳郭,低头嗅嗅熟悉的味道,在恋人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不断偷偷触碰着他。


在そらる正感受着まふまふ环在自己腰上的力道心里溢着融融的满足感时,怀里的人嗯了一声翻了个身,腰上的手也一起离开收到了他自己胸前。然后还是不舒服似的动了动,呜咽了几声,整个人缩了起来。


一定是做恶梦了。そらる摸了摸まふまふ的头,伸出一只手把他圈回怀里,然后另一只手别扭地屈着,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是小时候母亲安抚孩子那样。


“没事的,有我在。”黑暗之中,低沉的嗓音响在少年耳边。



在这心脏跳动的时间内保护你


只要以这件事为生存意义就够了。




そらる勉强睁开一只眼,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现在是早上十点多。想着还可以继续睡翻了个身,床的另一边却不见まふまふ的身影。疑惑了半晌,费劲地从被窝里爬出来,そらる打开了房门,一阵食物的香味随即飘来。


“まふ?”早上起来声音并不太受控制,沙哑的感觉让そらる立马放弃了喊第二遍。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从厨房跑过来“你起床了吗?”


“嗯。”そらる看着他点点头。


“早餐刚刚做好。”まふまふ推着そらる进浴室“洗漱完过来吃吧。”


“厨房没起火吧。”


“我也是会有进步的!”まふ咬牙切齿地看着そらる关上卫生间的门说。


两个人都是靠外卖和便利店的速食生存的,熟知双方生活习惯不免担心起健康问题。尤其是まふ的肠胃,所以そらる在向他提出同居之前就有慢慢学习做一些易消化又容易煮的东西,例如面和生病时最常吃的粥。而まふまふ也努力地进过厨房三次然后被そらる禁止入内了。


可是这家伙第四次进厨房好像成功煎出了能吃的荷包蛋,看着盘子里放着的一只鸡蛋两根香肠そらる如此想到,嗯,刚好能吃的范围。


まふまふ坐在他对面,一双红眸紧盯着他。


“好吃。”そらる咬了一口说。对面的人听到后立刻放松下来然后逐渐换成有点得意的表情。“可是我怎么感觉这根分成两截的香肠好像合不太上?”そらる看着香肠断开的位置。


“那,那是。。。”まふまふ立马心虚起来。


“怎么没有你那份?”


“我已经吃过了。”


そらる挑起眉,戳了一截香肠塞进まふまふ嘴里“你不是把糊掉的都吃了吧。”


“唔?!没,没有哦。”まふまふ错开与そらる相交的视线。


“笨蛋。”そらる低头继续吃,然后在まふまふ反驳出声时小声补上一句“谢谢。”



“这么早起不困吗?”吃完早饭的两个人一起窝到沙发上玩起手机。


“昨晚我可是十二点就睡了哦。”


まふまふ昨天才把要交的工作做好,连续好几天通宵的人今天这么早起总让そらる觉得他随时会晕过去。但是他也知道对方今天为什么特意早早起来。毕竟两个人住到一起还不满一个月,他就要开始全国tour,从明天开始一个星期都不回家,回来之后大概待个两天又要出门。


果然今天想一整天待在一起啊。


安静的室内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微凉的环境下,挨在一起的手臂传来热度,让人无法忽视。そらる偷偷瞄了一下旁边的人,まふまふ正专注地刷着某个画师刚更新的点兔同人图,想偷笑又努力忍着。


看着他微妙的表情そらる也偷偷笑了起来。


“你待会还是去睡一下吧。”そらる轻轻掐着まふまふ的脸颊“晚饭我们出去吃吧。”


まふまふ睁着眼睛看了他一会,乖巧地点了点头“好。”


そらる以为怕寂寞的恋人会趁着今天闹闹别扭,变着方式撒娇,可是一直到晚上まふまふ都没有显露出丝毫不满的情绪。这样太过安静的状态反而让そらる有点焦躁起来,不过后者十分迅速地选择了打游戏来解决。


第二天一早,睡得懵懵的まふまふ送同样还迷迷糊糊的そらる出门。白发少年晕晕地说完路上小心还是愣在玄关,满心想补眠的そらる或许是靠本能提醒,走出门口后突然转过身来,亲了まふまふ一口才道别关上家门。


“嗯?”まふまふ反应了好一会,在そらる看不到的情况下捂住红起来的脸,回到床上扑进被子里决定再睡一觉。


等他再次醒来line已经收到好几条そらる到达目的地后发来的消息。划着屏幕全部读完,まふまふ把手机朝下盖在床头拉了拉被子。そらるさん真的走了啊。


没趴一会儿肚子就发出抗议的声音,まふ爬起来走出房间。没有开灯的客厅一片昏暗,看了墙上的时钟确定现在确实是下午才转头看向窗外。“要下雨了吗。”


虽然为了不让そらる担心前一天表现得很平静,但是果然到了真正自己一个人在家就会感到寂寞起来啊。


“明明以前也是自己一个在家的。”关上了窗户,まふまふ把冰箱里昨晚打包的东西放进微波炉,然后坐到沙发上缩起来。


一个人的话,会觉得家里安静到连脚步声都显得冰冷呢。




外出第五天,そらる趁着休息时间拿起手机,打开推特后看到まふまふ投稿的消息。所以这几天无精打采的是因为在作业吗?そらる回想起这几天两人的对话,まふまふ发来的颜文字起码比平时少了五六行。


点了一下链接,そらる带起耳机听起来。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前奏的几下钢琴就已经把人沉入海底。冰冷沉重的声音让そらる愣住了,他能想象到まふまふ坐在钢琴前一下下敲击琴键的样子,能想象到,漆黑的房间里,他独自一人寂寞的样子。


“笨蛋。”そらる小声说了句,然后退出页面在联系人里找到まふまふ的名字。


“喂,喂?!そらるさん?!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手机里传来まふまふ慌乱的声音,そらる觉得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哦,那我挂掉。”虽然嘴角已经上扬但是そらる还是用没什么起伏的语气这样说道。


“哎?别,不要挂。”まふまふ连忙出声阻止,然后问道“そらるさん不用彩排吗?”


“现在是休息时间。”


“这样啊。”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そらる在电话这头挑起眉。


“没,没有哦,そらるさん工作加油。”まふ的声音越来越小。


そらる叹了口气,用轻柔的声音说“寂寞的话就说出来啊。”


语毕,电话的那头没有了声音。在そらる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工作人员来叫他了。答应了一声之后,そらる打断了まふまふ说的そらるさん快去工作对他说了一句,你要保持安静哦。


“哎?”まふまふ还想问清楚是什么意思就听到そらる跟工作人员的对话。今天最后一次彩排要开始了。


本来突然接到そらる打来的电话,听到了这些天很想念的声音まふまふ就有点鼻子酸酸的,现在的状况更是让他的心脏加速跳动起来。


手机里远远传来そらる的声音,周围工作人员的声音,虽然还伴随着一点杂音听起来有点吵,但是まふまふ能清楚准确地捕捉到そらる所发出的每一个音节。


伴奏响起,他最喜欢的那个人正在用他最喜欢的嗓音唱着他的曲子。眼泪流下来的瞬间まふまふ用手捂住嘴,以免被人发现そらる的手机还保持着通话这个事实。


白发少年蜷缩在电脑椅上,一只手把手机举远,脸埋在大腿与手臂之间,带着鼻音哽咽。


多日来笼罩着他的寂寞和积聚起来阴霾被对方轻而易举的驱散了。






そらる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耳朵听着まふまふ忙乱准备的声音,他家的交障家里蹲今天要出门,听说是同学聚会。


“那么そらるさん,我出门了哦。”まふまふ在玄关穿好鞋回头喊道。


“好的,路上小心。”そらる懒洋洋地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目送まふまふ出门。


难得这家伙肯出门透透气,そらる表示十分支持。


然而,


“そらるさん我今天跟朋友去玩,下午才回来。”


“好,晚饭回来吃吧?”


“嗯!那我出门啦。”


“路上小心。”そらる在房间里打着游戏,他数了数,离まふまふ上次出门才隔了一个星期。“这是应该表扬他吗。”没有多想,他很快又专心打起游戏来。


两天后,そらる的作业告一段落,他看了看墙上的钟,给まふまふ发了line问他今晚回不回来吃饭。今天まふ是跟luz去玩了。


“这两个星期出门真是频繁啊。”そらる啃着便利店里买来的盒饭感叹道。


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月之后,そらる终于开始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可不信まふまふ突然之间就不害怕出门,不害怕人群了。


虽然想好好问问,可是对方没有留给他机会。不是工作就是约了朋友出门,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在补眠,对方没睡着的时候そらる一看到他连续作业好几天疲惫的样子就放弃跟他聊这些事情了。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凑过来说道“我今晚去跟天月君吃饭哦。”


“嗯?”そらる听到立马关掉游戏,一把捞过まふまふ扣在怀里,神情严肃地说“你最近出门出得好频繁。”


“嗯?嗯。”まふまふ支支吾吾地缩在そらる怀里。


“为什么?”そらる直切主题地问道。看まふまふ好像不打算回答,他就直接一手搂腰一手抱过まふ的腿把他整个人抱起来“去跟天月说今天不去吧。”


“等!そらるさん?你要干嘛!”突然被そらる扛起来吓得まふまふ用力挣扎了好一会,不过不想也知道他肯定是挣不开的。


“好好告诉我吧,你在想什么?”そらる轻轻把まふまふ放到床上,声音温柔地诱哄着。


这个人的声音和眼睛太容易让人沉溺,まふまふ看着そらる海蓝色的眸子,感觉自己要被吸进去了。


“因为。。。”他小小声地开口,そらる倾身去听“因为如果我能克服,不那么怕大家投来的视线,就能更多地参加live。那就可以有更多机会站在そらるさん身边了。”


“所以就勉强自己出门?”


“嗯,因为一点也不进步是不行的啊。”まふ低下头去,用颤抖的声音说着“要一起前进的话,现在的我还远远不行。”


“所以寂寞的时候也不告诉我,一个人忍着,又勉强自己更多的去接触外界,强迫自己改变?”


“上,上次是不想让你担心,也不想说任性的话,不想让你厌烦。。。”まふまふ抬手伸向そらる的手臂,软绵绵地抓着,像是想推开他又像是想让他靠的更近。


握住まふまふ那只手,そらる的语调依然温柔“你闹起来有时是让我很想给你一记过肩摔,但是啊,我露出烦躁的表情也好,对你毒舌也好,有个很重要的前提你必须知道。”


そらる爬上床,把まふまふ按倒在床上平躺好。然后一只手覆上他的左胸口,看到微微泛红的眼角便低头亲吻了一下。然后露出只有まふまふ能看到的温柔笑容,拉起他的手也放到自己的左胸口“感觉得到吗?


咚咚咚,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跳得真快呢。”そらる勾起嘴角说道,也不知道是说まふまふ还是他自己。


而这句话引得まふまふ脸越来越红。他感觉得到,透过手心传来的,强有力的心跳。平时他把耳朵贴在そらる胸口时让他感到安心的心跳,只是现在节奏要再快一些,拍子和自己的重叠。


“对于まふまふ这个存在。”そらる低头亲吻まふ的嘴角“我可是从那个角落到这个角落都深深喜欢着的。所以你做你自己就好了。”そらる摸了摸まふまふ软软的头发“如果你想改变的话就按你自己的步调去走,一步一步来,不用着急。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想要成为的样子,你慢慢去靠近就好。”


そらる拭掉まふまふ眼角的泪水。“只要你是你,那你就是我最爱的人了。”


咚咚咚,


巨大的跳动声传达来的,


重迭的声响与流泄的思念,


再一次,


我们又再度了解彼此。


“嗯。”まふまふ点点头,伸手圈住そらる的脖颈。“我也,最喜欢そらるさん了。”


在我的心脏停下的时候呢,


我一定是满足,


且满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感谢的。


咚咚咚,


谢谢你,把我的心跳铭记于心。










写完这个茶碗已经碎裂(x


于是乎


虽然我觉得类似的话好像说过好多遍,但是再重复一次。(虽然都是废话


性格不温不火也好,经常说“还好,还行”也好,既然自己都讨厌的想抽自己(你自己写的)那这些地方应该是不会一成不变的吧。所以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慢慢来就好了。

或许脸红这种控制不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慢慢通过努力改变的,毕竟自己是自己的主人。于是乎,是不是可以稍稍从那些讨厌的地方移开视线,去看看喜欢的地方呢w


最后,愚蠢的西子生日快乐哇——


这是十年份的生贺啦(x


评论(15)

热度(66)

  1. 用户5524722593茶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