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

“大丈夫、きっと戻ってくる” 私もそんなこと言えるのだね

超会议2016 事务员G&そらる 部分翻译

——万年渣翻请注意!

——出问题请告诉我qwq





G桑:大家好,虽然刚刚才见过,但是我又回来了。其实,本来是没有这个环节的。对不起。我想着在这里冒个泡弄了这个环节,但是没有嘉宾。啊。。。(然后把凳子解体了(x))本来是没有嘉宾的,虽然本来是没有的(把凳子装回去)总之,今天匆忙地,因为有个人好像有来,给他打了电话。


唉,怎么办好呢(摸头发)行吧。这样的感觉。


那就让他登场吧,请!(看着对面的门

这边吗?(从后面门出来的srr桑


s:人比我想的要多呢。


G桑:那是当然的吧。今天的guest是srr君。请多多指教。


s:请多多指教。


G桑:超少见啊!


s:大概是第一次在超会议出来。


G桑:第一次出超会议,厉害。那个,这个环节的标题暂且成了喜欢事务员G的生放。这是因为我有一个从2009年开始,每周日放送的,持续了七年的生放。


s:七年。


G桑:七年。


s:真闲呢。


G桑:闲,哎??


s:真是闲啊。


G桑:也不,唔——


s:不就是说你连续牺牲了七年的周日吗。


G桑:这可是很厉害的。那个,比如说和别人在某个地方开酒会,以前,以前跟别人开酒会的时候,会说“啊,不好意思,我可以回去一下下吗?”然后回去开两小时生放再回来。


s:那是下次不会被邀请的人。


G桑:哎?


s:因为那家伙会中途回去啊。


G桑:我有说是宗教上(?)的问题。然后大家就,啊啊,嗯。。。

而且干的还是在没人的房间里对着电脑说话。


s:就是啊。在家里一个人生放的话,就会被问“今天情绪很低落呢?”,每次都会被问。想大家好好想想,如果在家里,对着电脑,情绪高涨地说话的话。。。不是很讨厌吗。


G桑:(笑


s:因为只有文字在飘过。


G桑:。。。我在看某周刊的时候,有个老奶奶投稿自己的烦恼之类的专栏。然后就有一个写着“隔壁邻居每周的周几肯定会突然唱起歌来。”啊哈哈哈。。。嗯。。。我知道是什么人了。。。


s:原来如此,在做定期生放的人。


G桑:跟我一样,或者我也经常被抱怨也说不定。


s:突然弹钢琴。


G桑:对对对。不过,嘛,钢琴的声音没有传到外面。




G桑:然后今天就是这样,talk环节,15分钟。


s:就说。


G桑:对,15分钟里就只是说话。


s:因为很匆忙嘛,脚本啥都没写。


G桑:对,虽然有脚本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s:脚本是空白的。(比划


G桑:只是空白。可是这次不是srr的初次公式生吗。。。


s:这个真好呢(指自己耳朵


G桑:哪个?这个好?你要用吗?要用这个吗?


(srr桑是拿着的麦,G桑是耳麦)


s:不,不用。


G桑:不用吗?


s:真好。


G桑:很好吧,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带。你以前也出过我周日的生放吧?


s:有呢。


G桑:可是最近没有呢。


s:是呢,已经是遥远的往昔。


G桑:就是啊,最近变得出很多CD之后就不跟我生放了。


s:嗯,是的。


G桑:呜,是啊?(笑


s:也不是。


G桑:也不是吧。


s:经常去你家玩。


G桑:嗯,错当成是饭堂呢。


s:是的。跟你说“G桑,想吃生姜了。”


G桑:不是普通的生姜(看手势或许是磨的姜蓉?


s:放了味增,卷了肉的。


G桑:放了味增,卷了肉,然后炸。


s:很好吃。


(应该就是上次放了教程那个。)


s:很下酒。


G桑:下酒。上次也跟mafu君来了。


s:好几个人一起去玩了。




G桑:很少能看到你本人出现啊。


s:很少见。很害羞。


G桑:很害羞。


s:嗯。(点头


G桑:srr君和mafumafu君基本都是很腼腆的人呢。(容易害羞的类型)


s:。。。不想出门。


G桑:不想出门。


s:不想被看到。


G桑:说起来我问过srr君为什么唱见们总是那么容易生病。被回复了,因为容易生病才当了唱见。


s:怎么说呢,在乡下的时候还挺健康的。


G桑:嗯嗯。


s:怎么唱都不怎么会喉咙痛,或者生病。


G桑:果然是大城市比较。。。


s:嗯,大都市不好。


G桑:大都市不好。可是没有回老家的想法吗?


s:说的也是呢,来了就很难离开了呢。方便。


G桑:方便,原来如此。




G桑:最近出了CD,听说是周榜第二。恭喜。


s:大家都来买哦。


G桑:明明是周榜第二却家里停水的srr桑。


s:昨天。停水了。


G桑:为什么?


s:而且是上个月的水费交了,可是因为10月还是11月没交停水了。




s:虽然觉得oricon第二很厉害,但是第二周也在前20。


G桑:哎——?真的?!


s:那个很厉害,不是一般的(厉害)


G桑:厉害(点头)恭喜。


s: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第一周就去店里。


G桑:。。。店。。。?


s:刚刚那是吐槽的地方。


G桑:对不起,刚刚没听懂,再说一次。


s:想在第一周去店里拿(拍照?)。


G桑:啊啊,不行,完全没有懂。对不起。


s:啊啊,我知道了,没事没事。


G桑:第二周。。。第二周,啊!想第二周去店里拿?


s:不是,第一周。


G桑:第一周。。。啊!!!这样啊!我懂了!对不起!


s:为什么没懂?


G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s:第一周不是槽点吗?


G桑:是呢。


(所以是在说什么??)




s:很厉害啊,卖了三万七千多张。


G桑:连碟数都数出来,怎么说呢,很soraru桑呢。通常不会说得那么详尽。


s:因为好像说得不是自己那样,反而好像不是现实那样。


G桑:嘛,第一次见srr桑,虽然说过无数遍。


s:在家庭餐厅踩到脚的事吗?


G桑:不是啊,再更前一点。


(是n年前的live)


G桑:观众大概只有20还是50人。


s:不不不,大概有50到80人。


G桑:是吗


s:对,厚脸皮地拜托G桑来伴奏了。


G桑:不不不,虽然那时候是第一次,不过现在也(相互鞠躬xN


s:在自己还没什么人知道的时候拜托了G桑伴奏。很怀念。


G桑:是的。捞到宝了(响指


(迷之停顿)


s:噗,真是讨厌啊。


G桑:是很讨厌的说法呢(笑


s:真讨厌啊。


G桑:真讨厌呢,完全没有这么想过哦。


s:你那时没来或是我现在就不在这里了。说着“你那时候也没来啊。”


G桑:是呢,因为我也是哪里都去的类型。说着好好好,然后就去了。那也是六七年前。


s:是啊。六年前吗?


G桑:六年左右。


s:六年前,大家都岁数更大了。那个时候我还是十几岁。


G桑:当年你才十几岁,啊,不过我不是十几岁。


s:第一次见的时候大概20。十几岁啊。


G桑:虽然我大概过了。


s:是。。。是呢,节哀。


G桑:谢谢。不过我觉得我没怎么变。


s:确实,倒不如说貌似更年轻了。


G桑:真的吗?以前,如果是20出头的时候去live的话,会被会场的大家问你是谁啊?会这样,所以会特意穿上西装。


s:看起来会年长一点。


G桑:穿得看起来超——年长。不过最近已经跨过了这个难关,嗯。


s:但是为了看起来年轻一点,相互都差不多(???)老化(没懂


G桑:那多吃好吃的,多多大家一起打游戏吧。


s:不结婚吗?


G桑:哎?!


s:不结婚吗?


G桑:话题要去到那里吗?!


s:因为不是适龄吗?


G桑:你呢?


s:啊,完全。


G桑:完全?


s:35岁左右。


G桑:到那时请让我给你弹钢琴。


s:那。。。我是要唱歌吗?新郎唱歌?


G桑:新郎唱,有这样的新郎。


s:有哒?!


G桑:有的有的,可以的。


s:唉——


G桑:那生放就差不多到这里吧。


s:已经可以了?完全是没有内容的话题也可以啊?


G桑:我的生放就差不多这样,不怎么用脑的内容。那么谢谢大家。


s:谢谢~摄像头在哪(找


G桑:大概那里。


s:谢谢~(挥手挥手









不想被看见到大城市不好那里真的说话超可爱!!!超——可爱~~~

中间第一周去店里那段我也没get到他想说什么,所以有错的话务必告诉我orz


评论(10)

热度(65)